nba全明星2017:城市落户限制再放松,“影响几何,最终还是看福利并轨”

nbalogo原型 www.cwweh.tw 田进2019-12-25 20:35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田进 12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会保险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等措施。

这是时隔八个月涉及户籍改革的又一新政。

2019年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指出,将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II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I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从政策层面看,从2010年后,一系列有关户籍改革的政策开始密集出台,2012年起后7年时间中,仅国家层面的户籍改革政策就超过7份。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此次政策的初衷是想提高城镇化健康发展水平,平衡区域城镇化发展差距,缓解大城市化压力,优化城镇体系和进一步释放城市化优势,促进社会经济快速发展。”

影响几何?

政策密集出台下,对于人口流动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武汉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向运华对经济观察网表示:“理论上来说逐步放宽落户条件会增加城镇人口,但也要看实际情况,其中也有时机问题,目前社保等民生保障体系都在往城乡一体化方向发展,城镇的吸引力不比以往。”

王广州也持着类似的看法,他表示:“从人口构成角度判断,300~500万主要是部分省会城市,区域中心城市及以下城市。城镇化过程中的大城市化确实带来很多优势,也存在许多问题,但以往的历史表明区域发展的不均衡导致这一过程深化,这也是过去30多年的城镇化趋势。随着高等教育规模扩大和人口迁移流动,已经使绝大多数年轻人城镇化和大城市化了,能流动的人口规模绝对数量大幅度下降,因此,整体的影响应该不是特别大。

亚洲开发银行前研究部主任、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万广华持着不同的看法,他表示:“影响几何,最终还是看福利并轨的问题。其实户口就是一张纸,关键问题是户口带来的福利——流动人口是否能享受同等的权利、福利,是多年来户籍制度改革讨论的关键点。”

万广华同时表示,同等的权利中,社会最为关注的就是孩子的上学问题。中国有近三亿的农民工,几千万的留守儿童,而大量留守儿童带来了很多社会问题。第一就是他们和父母团聚的问题,第二是即使跟父母一起迁移,他们的教育依旧面临不平等,很多当地学校不能去。虽然现在城市是就近而学,房子在哪孩子就到哪去学,但是如果没有户籍就进不了此系统。我关心的是儿童的权利是否能完全不跟父母辈连到一起,包括平等的享受教育、异地高考等。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意见》在提出放宽城市落户限制的同时,还提出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常住人口享有与户籍人口同等的教育、就业创业、社会保险、医疗卫生、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稳妥有序探索推进门诊费用异地直接结算,提升就医费用报销便利程度。

影响什么?

2018年,天津、西安等多个城市掀起了抢人大战,提出了直接落户、住房补贴等多项举措以期吸引毕业生前往当地落户就业。向运华表示:“抢人大战是个别城市抢,户籍制度政策覆盖面更广,刺激作用更明显,也会对当地产生更多影响。”

对于抢人大战和户籍政策的区别,万广华表示:“看不到抢人跟城市化有任何关系,抢人更多是为了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提高财政收支。而户籍政策更多是针对农民工的市民化,主要为推动农民工进城。

对于此次户籍政策具体将产生什么影响,万广华表示,如果户籍人口多了,第一肯定是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农村人口流动到城市,会提高其生产力,进而带动当地各个产业的发展。第二就是拉动当地的消费,人口城镇化后,其收入提高,消费自然也跟着提高。

2019年4月国家发改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赵耀辉也曾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发展新型城镇化对于养老金的统筹层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发展新型城镇化,不光促进了农村人口落户城镇,同时加大了人口跨市和跨省的流动,养老保险的地域分割特点便会就此产生很多麻烦。因为养老金未能实现全国统筹,当劳动力跨省流动时,其中便牵扯到养老保险转移政策。”

附户籍改革时间轴:

1984年

《国务院关于农民进入集镇落户问题的通知》颁布,户籍严控制度开始松动。

1985年

公安部颁布了《关于城镇暂住人口管理的暂行规定》,决定对流动人口实行《暂住证》、《寄住证》制度,公民开始拥有在非户籍地长期居住的合法性。同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条例》,为人口管理的现代化打下基础。

1992年

户口与粮油挂钩的历史终结。

1997年

国务院批转公安部《关于小城镇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试点方案》。

1998年

国务院批转公安部关于解决当前户口管理工作中几个突出问题的意见》,根据此方案,已在小城镇就业、居住、并符合一定条件的农村人口,可以在小城镇办理城镇常住户口。

2001年

国务院批转公安部《关于推进小城镇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标志着小城镇户籍制度改革全面推进。

2010年

广州、东莞等4城市取消暂住证,全面推行居住证。

2012年2月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积极妥协推进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通知》指出,要引导非农产业和农村人口有序向中小城市和建制镇转移。

2013年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要“创新人口管理,加快户籍制度改革,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限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

2014年

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

2015年底

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等级户口问题的意见》,“黑户”成为历史。

2016年

国务院下发《关于实施支持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若干财政政策的通知》,明确建立健全支持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财政政策体系。两个月后,国务院办下发《关于印发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拓宽了落户渠道,提供了政策保障。

2018年

国家发改委印发《2018年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全面放宽城市落户条件,继续落实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加快户籍制度改革落地步伐。

2019年4月

国家发改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至此,中国超过80%的城市将取消落户的限制。

2019年12月

中办、国办印发《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国资新闻部记者
关注宏观经济以及人社部相关产业政策。擅长细节深度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