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直播24直播视频:2019的老金与PPP

nbalogo原型 www.cwweh.tw 杜涛2019-12-18 14:53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杜涛 下午的斜阳终于照进了北京金融街通泰大厦的9层。

此时的老金办公室里放着两棵植物,一个叫君子兰,另一个他自己也不知道叫什么。

下午3点,老金从他的办公桌后,走到君子兰前面,轻轻拽了下君子兰,君子兰部随着金永祥的手一样在晃动,从已经裂开的土里,可以看到从头到根都在轻轻摇动。

用他的话说,其实去年这株君子兰根部已经烂了,已经快死了。“我又将它(君子兰)救活了,底部的根有些坏了,现在长出了新的根来,长出了新的叶子。”

老金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桌,突然笑了一声,说了一句:像不像是现在的PPP呢?

老金,全名金永祥,大岳咨询的董事长,在PPP圈内都称他为老金,或者是因为他岁数比较大,他是这轮PPP大潮的见证者,也是推动者之一,在前底年PPP遭遇低潮之时,也是PPP的鼓励者和信仰者。而PPP即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在过去六年中,PPP成为了中国基础设施投资和公共服务的主流,在2017年经历一系列规范之后一直处于低潮期。

作为PPP行业中最大的咨询公司的董事长,金永祥现在坚持的是活下去。

“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在市场不好的时候,维持核心团队稳定是最好的,所以2019年的时候涨了两次工资。”但是即使这样,金永祥的员工也从2017年高峰时的500多人到了现在的400多人。

“白发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来自杜甫的《春望》,金永祥记得这句诗词,恐怕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头发少了,白发比五年前更多了。

现在的金永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直放着梳子,不时的把梳子拿出来,梳理一下自己的白发。他相信梳多了,头发会掉的少。

“你自己相信吗?”

当记者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笑笑说,每次都是无聊的时候梳几下,也没想什么。

其实老金一直都是一个注意劳逸结合的人。

12月11日,老金去日本潇洒了一圈,在京都呆了一个星期看枫叶。其实,用他的话来说,中国很少有旅客会再一个城市一直呆着,而他就是这么一直呆在这个城市,就像上半年去的东京一样??词裁床⒉恢匾?,无论是?;ɑ故谴巴獾娜巳?,还是北海道的大雪,对于他来说,重要的是能释放内心的压力。

出现在大家面前的老金是西装革履、神采奕奕的老金,非常乐观,与众人谈笑风生,温文尔雅。其实老金也有不开心的时候,也有不爽、压力很大的时候。

所以老金选择了出游,走出去散散心。

在2019年的上半年,老金去东京看了几天的?;?,秋天去京东看一星期的枫叶。

“当老板,如果调整不好,十个要有八个成为精神病。所以行业好的时候,来往繁忙很累,需要放松,市场不好的时候,生存压力的思考,也需要放松。”

所以老金选择定期调整,在自己快成为“精神病”的时候选择出去放松。

给老金带来压力的其实就是他主要赖以生存的PPP行业。

12月16日,中午刚刚与客户吃饭,下午又见了来自西北某个城市的政府领导。相比2015、2016年PPP高峰的时候,来金永祥拜访的客户减少了,他认为,相比以前有市场的原因,也有自身管理的原因。

市场的原因就是2017年开始的市场管理规范,使得高速发展的PPP突然降温,许多参与PPP的上市公司接连出事,也使得市场主体对参与PPP的信心不足,而自身的原因,金永祥认为,在开始的时候,他是帮助总监们开拓市场,现在他是看哪个总监需要他,比如与当地领导座谈,出席一些签约仪式等等。

而且,现在老金的出差量相比行业高峰时期,也就是三分之一左右,在2016年的时候,老金能有200天在外面出差,现在也就是60天左右。他坐飞机的时候,喜欢看飞机上发的《XX时报》,乘坐高铁的时候,喜欢买一份厚厚的《经济观察报》,一份报纸,基本上可以从北方看到南方了。

市场的下行也影响到了老金的公司,虽然现在还看不出来,他认为更困难的是明年,而不是今年。

2019年金永祥所在大岳咨询,PPP项目合同的个数还在增长,但是合同额下降了,带来的就是新增项目总体的收入下降了。

“每个项目的咨询费没以前那么多了,也就是单个合同额下降了,下降了10%左右。但是因为前几年的积累,2019年的收入和2018年持平。”

金永祥笑了笑,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2015年、2016年日子很好过,2018年、2019年难度大了。

当PPP规范下行的时候,老金就开始呼吁,呼吁大家对PPP宽容,甚至在给PPP寻找出路。

从规范开始的时候,他提出不能就PPP论PPP,而是要与以前的政策相比,看到PPP的优势,到PPP应该成为一项经济政策,到最近老金呼吁PPP与专项债结合。

老金认为从财政的角度来看,能够给市场做供给的也就是PPP和专项债,专项债的问题也开始慢慢显现,如果将这两个结合起来,可以优势互补。

于是,在10月29日财政部PPP中心召开的第五届中国PPP发展(融资)论坛上,金永祥在大岳咨询主持的18个分论坛之一“资金统筹模式”分论坛中专门讨论了PPP与专项债结合的事情。

本来作为18个分论坛最后一场的金永祥很担心会议到了最后,论坛现场空场,人都走光了。

到现在来看,金永祥讲这部分的时候,都是神采飞扬的,他说,现在来看,这个问题是受到重视的,结果都没想到,现场爆满,300多人的场子,好多站着的。

于是,回到北京之后的老金,让他的研究院继续研究PPP与专项债的问题,他认为2018年前后,PPP困难的时候,2019年则是PPP行业比较消沉。各方对PPP态度比较冷漠,冷漠的根源是个认识问题。

在PPP高峰之时,老金自己做了一个大岳研究院,内部研究PPP的业务问题,外部研究行业问题。

他让研究院的同事研究,PPP未来前景怎么样?对地方政府、央企、融资平台意味着什么?

“因为,只有有意义的事情,也就是有价值的事情,大家才感兴趣,大家也才会去做。”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财税与环保新闻部主任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财政、货币政策领域。主要关注财税、金融、审计、环保、PPP、大工业等相关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