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logo壁纸:超长续航的安倍政权

nbalogo原型 www.cwweh.tw 近藤大介2019-12-02 14:47

【东瀛视角】

2019年11月20号,原本是个极其平常的日子。但日本首相官邸的主人安倍晋三,却比任何日本人都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因为这一天是他担任日本首相的第2887个日子。

1885年(明治18年)12月22日,日本废除太政官制,实行内阁制。伊藤博文成为了日本首任内阁总理大臣(即日本首相)。自那时起,共有62个人先后登上了日本最高权力的宝座。其中,桂太郎曾在1901年至1913年之间,三度(断续)出任首相,在任总天数多达2886天。而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在11月20号这一天成功超越桂太郎,成为了日本134年内阁制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

11月9日,日本《文艺春秋》杂志12月号刊载了安倍晋三首相的独家采访。他对于“政权得以超长时间存续”的看法如下:

“2012年12月第二次执政时,我认为国民迫切需要的是政治方面的稳定。为此,我每天都绷紧了神经,使出了全力。当然,这些都是我作为首相必须要承受和必须要做的事情。现在,让我倍感欣慰的是,我们一路披荆斩棘,迎来了今时今日。

在2012年12月举行的选举过程中,我提出了‘重振日本雄风’的宣言,并且和全体国民约定,终结持续已久的通货紧缩,遏制找工作难,以及中小型企业的连锁型倒闭的态势,恢复经济繁荣。

后来,正式员工的有效求人倍率(即劳动力市场需求人数与求职人数之比)有史以来首次超过1。这意味着每一位想要成为公司正式员工的求职者,理论上都能获得一份正规的雇佣合同。所以,我认为我们成功地创造了一个稳定、务实的社会环境。”

对于安倍政权得以超长时间存续的理由,我有以下四点拙见:

其一、正如安倍本人的陈述,他把经济问题摆在了政策课题的中心位置。

首次执政时期(2006年9月至2007年9月),安倍将“修宪”确定为最重要的课题,并提出了“建设美丽日本”的构想。但是,当时的日本人迫切希望尽快脱离被称作“失去的10年”的经济衰退期。根据当时的某社会调查结果,“修宪”仅仅排在“国民期望排行榜”的第13位。

安倍想要做的事情与国民的期望大相径庭,这就导致了内阁支持率直线下降。后来,因为宿疾溃疡性大肠炎恶化,安倍不得不辞去了首相的职务,住进了庆应大学附属医院。

从那时起,安倍就过上了卧薪尝胆的日子,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攻克了两大问题。首先是他的个人健康问题。凭借后生劳动省认可的特效药,安倍的身体状况逐渐恢复正常。其次是他对经济疏于了解的问题。在休养期间,安倍如饥似渴的学习经济方面的知识。只不过,他的学习方法并不是阅读经济类的书籍,而是邀请企业家、经济学者共进晚餐,一边品尝美食,一边倾听这些专业人士的高论。这些人之中的一位大公司总经理曾向我提到过这样一段轶事:“(和安倍首相)吃饭的时候,我对他说‘运营整个国家和运营一家公司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他当时并没有记笔记,只是一个劲地点头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过了几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他发表讲话,他说的内容和我之前告诉他的几乎一模一样。我真是发自内心的佩服,他真是一位睿智的政治家。”

2012年12月26日,安倍第二次就任首相。在就任记者招待会上,安倍反复强调“恢复经济”,并且引用了日本人耳熟能详的“三支箭(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毛利元就用‘一支箭可以被轻易折断,三支箭很难被折断’的示例,教育他的三个儿子要团结一致)”的故事,来说明自己即将推行的经济政策。

具体而言,安倍的第一支箭是“大胆的货币宽松政策”,第二支箭是“机动灵活的财政政策”,第三支箭是“唤起民间投资的成长战略”。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三项政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安倍本人对这个名字似乎也非常满意,在各种场合频繁使用。

姑且不提这个名字是否有恭维之嫌,在安倍经济学的作用之下,日本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由494兆日元上升到548兆日元,就业人口增长了450万人。截至今年9月,总体失业率下降到了2.4%。

其二、在安倍二次执政之前持续了3年3个月的民主党政权,早已让日本民众大失所望。

在那段民主党执政的日子里,我正好被东京总公司派遣到了位于北京的分公司工作。期间,我接待过不少来中国考察的民主党议员。他们给我留下的整体印象就是“毫无国际意识”——想和中国的高官合影,想买一些看上去价值100块钱,但实际上只要10块钱的伴手礼……

有一次,我受邀回到东京,在国会议员会馆的会议室里,向民主党议员介绍中国的情况。在最后进行的现场问答的环节,这些人提出的问题竟然是“中国的国家主席和总理,谁的职位更高?”“我知道北京在地图的上面,上海在下面,那深圳在哪儿?”

2011年3月11日,日本遭遇了震惊全世界的大地震。虽然这是一场天灾,但民主党在灾后的“应付式”赈灾举措让日本民众意识到了“人祸”在这场灾难中的比重。当时身在北京的我,甚至担心日本会不会就此万劫不复。

直到2012年年底,自民党重掌大权,悬在我心头的这块大石头才开始慢慢下落。后来,安倍又在国政选举中豪取了“五连胜”。在竞选演说中,他总会说这样一句能让听众瞬间产生共鸣的话:“诸位难道还想重温一下‘民主党执政’的那个噩梦吗?”

其三、与同盟国美国的特朗普政权结成完全伙伴关系。坦率地说,安倍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关系可谓差强人意。2012年年底,安倍在二度当选日本首相前夕,迫不及待地致电奥巴马,表达了自己想要尽快飞往华盛顿与奥巴马见面的强烈愿望。但是,奥巴马并没有被安倍的热情所打动。

在此期间,安倍使出了浑身解数,通过各种途径联系美方,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奥巴马2013月1月连任之后第一批访问美国的国家元首。最终,美方同意于当年2月22日举行美日最高领导人会晤。但与此同时,美方也开出了“会晤仅持续上午的45分钟,且不提供午餐”的条件。不过,因为在会晤开始之前,朝鲜进行了核试验,所以美方增加了午餐环节,以便两位国家领导人可以更深入地沟通。然而,让安倍大失所望的是,直到最后,他都没能和奥巴马建立良好的伙伴关系。

但是,自2017年1月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后,日美两国最高领导人立即建立了“蜜月关系”。对此,一位安倍侧近的自民党议员对我表示:

“自1993年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时起,安倍首相在自民党内部就获得了‘睿智安倍’的昵称。这也许是因为他出生在一个祖上三代从政的政坛世家,所以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睿智的气息。具体而言,他的睿智之处就是懂得如何用最小的努力换来最大的成果。

比方说,如果哪位自民党成员想要在党内推行某项新政,他必须要先征得党内元老同意。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先认真做好准备学习,然后再去拜会各位元老,竭尽所能地说明推行这项政策的必要性。但是,安倍通?;嵩谖耷捌谧急傅那榭鱿峦蝗坏敲虐莘?,和元老们聊聊高尔夫或者元老们感兴趣的各种八卦话题。等到元老们兴致盎然的时候,他再若无其事般地切入正题:‘对了,关于某某事情……’,自然顺利的获得了首肯。

安倍首相的这种做法,在奥巴马身上行不通,但在特朗普身上可谓屡试不爽。所以,对于安倍首相来说,特朗普就是一个自民党元老一般的存在。”

那么,安倍首相和特朗普总统建立的“蜜月关系”会给日本带来哪些好处呢?对此,这位议员做出了如下的回答:“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是安倍首相的‘政坛之师’之一。小泉的外交理念是‘对于日本外交而言,美国是最为重要的存在。只要日益强化日美同盟关系,日本的周边国家就会对日本言听计从。’正因为有这样的观点,小泉一直被外界揶揄是‘小布什家的忠犬’,但这似乎并没有让小泉受到任何的打击,或者让他作出任何的改变。

而安倍所面对的是‘与众不同’的特朗普——在全球范围内,只和两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建立了蜜月关系,一位是安倍,另一位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然而,以色列深陷错综复杂的中东问题之中,很难以积极的姿态登上国际舞台。

因此,无论是在联合国总会,还是在G20峰会等国际会议的会场上,亚洲国家甚至包括欧洲国家在内的很多国家,都纷纷申请与日本召开首脑会谈,并希望安倍代为向特朗普转达讯息。而安倍也借此机会为日本争取利益——我一定代为转告。之前和贵国沟通的某某事情,还请多多关照。”

回顾历史,我们不难发现,自上世纪70年代的田中角荣政权之后,中曾根康弘、小泉纯一郎以及安倍晋三都建立了长期政权。这三个政权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与当时的美国政权建立了蜜月关系。

其四、暂时“不存在”合适的继任者。长久以来,日本的大型媒体公司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关于“内阁支持率”的社会调查,并公开发布调查结果。对于“支持安倍的理由是什么?”这个问题,排名第一的答案每次是“他比其他人厉害”或者“没有发现更为合适的人选”。

事实上,自民党绝不是后继无人,而是自2012年二次执政之后,安倍就巧妙地遏制了有继任潜力的政治家扩张势力。尤其是对其“最强竞争对手”、原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安倍更是彻底剥夺他的权力。

那么,安倍究竟打算在首相的宝座上坐到什么时候呢?对于这个问题,安倍侧近的议员作出了如下的回答:

“依个人之见,对于‘修宪’的夙愿,安倍首相即使不能亲手实现,但只要能为其铺平道路,他也会感到心满意足。所以,我个人认为他有可能会在明年夏天举办的东京奥运会闭幕之后,走下首相的宝座,退到幕后。进而成为新任首相背后的推手。”

目前,坊间传言,安倍想要让政调会会长岸田文雄继承自己的衣钵。我个人认为,这并非空穴来风。岸田文雄是自民党内第四大派系“岸田派”的代表,统帅47名成员。由于出生在二战时期被美军原子弹轰炸过的广岛县,岸田及“岸田派”属于自民党内的左派,与安倍所率领的右派遥遥相对。但是,岸田和安倍绝不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相反,岸田似乎采用了“争取禅让”的策略,一直对安倍俯首帖耳,鞠躬尽瘁。“自2012年12月安倍第二次执政时起,直至2017年8月,岸田当了整整4年零9个月的外务大臣。原本这个安倍眼中‘无可挑剔的乖乖仔’完全可以继续当外务大臣,但他却向安倍请命‘请让我做一些党务方面的工作’。于是,他摇身一变,以政调会会长的身份走进了自民党总部。众所周知,外务大臣的主要工作是‘对外’。所以,岸田由外而内的转岗,其目的无非是结交更多的伙伴,巩固他作为‘安倍继任者’的地位。”

这位安倍侧近的议员还表示,在担任外务大臣的4年零9个月时间里,岸田只向安倍提出过一项个人建议——希望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伊势志摩G7峰会(2016年5月26日至27日举行)结束后,前往广岛参观。正如前文中的介绍,岸田出生于日本广岛县。所以,他由衷地希望以“美国总统首次造访广岛”,来从真正意义上结束这场“广岛战争”。

现在,日本自民党内最大的派系是拥有97名成员的“细田派”,而安倍正好是这个派系实质上的领导人。再加上由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领导的派系(54名成员),以及岸田领导的“岸田派(47名成员)”,三派的总人数已经达到198人,占比接近自民党全部议员数(398人)的50%。从这个意义层面而言,当下的岸田毫无疑问成为了“安倍的继任者”。

不过,没有人能够断言,在一年之后,究竟是安倍继续高坐宝座,还是岸田取而代之。这正好应了日本政界的一句格言——寸前路莫测。

 

日本《现代周刊》副主编